当前位置: 华闻网 - 历史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时间:2017-06-21 11:09 ???作者:柳暮雪???来源:搜狐 ???热搜:辽宁

原标题: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(一):匈奴搅翻亚欧陆 宇文恶斗燕慕容

大辽“皇亲国戚”后人在辽宁(一)

祖传姓氏深藏“光阴密码”

匈奴搅翻亚欧陆 宇文恶斗燕慕容

前言

从2009年起至今,我寻找“辽契丹”已近十年,走过大辽的五京五陵,看罢大辽的奇山秀水,当这个史诗般的伟大王朝在我眼前越发立体、丰满之时,“大辽后人”的形象却在我脑海中依旧模糊。难道,除了远在千里之外的达斡尔人乃至遥隔万里的云南“本人”家族外,人口过百万的契丹族群,真的消失了吗?不久前,一个平静的中午,我随意浏览一册考古图书,突然,一行文字跳入眼帘:在今天的满族、锡伯族中的伊拉丽氏与舒穆禄氏,是辽代皇族耶律氏与后族萧氏的后人。我被这行文字震怔了足足一个小时!何曾想到,我行程万里、苦苦寻觅的“大辽后人”居然近在咫尺,他们是为我做发面饼的锡伯族舞蹈家伊文兰,陪我唱歌的锡伯族诗人苏忠明,也就是我再熟悉不过的“文兰姐”与“阿苏哥”,一个“耶律”、一个“萧”!因为这次意外的发现,近十年的大辽寻踪衍生的杂乱线索,瞬间捋清;所有沉寂于记忆深处的未解谜团,刹那破解。随着这一提示回溯历史之河,一幅幅壮丽无比的光阴壁画扑面而来:两个人的姓氏、一个传奇的王朝、跨越两千年的波澜岁月、一部令人震撼失措的“中华简史”!这是一个需要慢慢叙述的漫长的故事,它涉及到辽宁与东北及整个大中华间的时光关联,它虽然以点带面却几乎是按编年史的程序叙述的,任何一个朝代都不可能着力过多,但即便如此蜻蜓点水一带而过,压缩成文后也多达十万余字!这个故事的叙述是一个极其繁复的考证与思索过程,完整听完需数月之久,如果您有足够的耐心通读全文,辽宁大地在您眼中将展现出与现实褒贬迥然不同的另类形象,您或许会发现,曾带给这块土地荣耀岁月的风云契丹并未远去,其实就在我们身边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祖籍辽宁沈北蒲河的锡伯族舞蹈家伊文兰,依据祖传姓氏”伊拉丽氏“分析,乃大辽皇族耶律氏后人(伊文兰供图)

正文:

年过半百、祖籍辽宁的锡伯族人伊文兰(女)与苏忠明(男)的家谱中,明确记录着其祖传姓氏:伊拉丽氏、舒穆禄氏,这是两个非凡的姓氏:在金元两代,他们是纵横驰骋的“移剌与石抹”;在辽代,他们是位高权重的“耶律与萧”;在南北朝,他们是令人侧目的宇文鲜卑;在秦汉,他们是威震天下的塞外匈奴!至少两千年的华夏历史,浓缩在这两个已被世人淡忘的古老姓氏之中,探寻其源,也便破译了一段秘而不宣却荡气回肠的“光阴密码”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祖籍辽宁大连金县(今大连金州开发区)的锡伯族诗人苏忠明(左二),依据祖传姓氏”舒穆禄氏“分析,乃大辽后族萧氏后人(张松摄)

01

匈奴、宇文、契丹一脉相承

据史料记载,契丹前身为宇文鲜卑,但目前学界的普遍看法是,宇文氏并非纯正鲜卑,而是改名换姓的“匈奴人”。

据《周书》记载,宇文部源自神农氏,其形成要追溯到一位叫葛乌菟的首领,葛乌菟的后人普回,在一次打猎时拾得三方玉玺,上刻“皇帝玺”字样,普回视之为上天授与。当时,该族的习俗称天为“宇”,称君为“文”,所以自称宇文国,并以其为姓氏,《周书》认为此乃宇文名称的由来。普回之子宇文莫那,自阴山南迁至辽西,被后来南北朝的北周尊为献侯,并奉为始祖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西汉初年,立于汉代公侯墓前的匈奴人石雕(资料片)

由目前世存的文献资料分析,称宇文部出自鲜卑一系确存疑问。如史料对宇文先祖葛乌菟的记载,称其“雄武多算略,鲜卑慕之,奉以为主,遂总十二部落,世为大人。”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已暗示葛乌菟并非鲜卑人。

据近现代的考古发现可知,宇文部的习俗、语言与鲜卑其他部落迥异,如宇文部是“髡(kūn)头”,而鲜卑部则多为“索头”。所谓髡头,其特征是将头顶部分的头发全部或部分剃除,只在两鬓或前额部分留少量余发作装饰;而索头,则是蓄留全发的发式,乃辫发之谓,又称为“被发左衽”。髡头是匈奴人的传统发式,这说明宇文部与匈奴有着密切关联,而由宇文部分化出的契丹人发式,也是髡头,由此可知,匈奴、宇文、契丹,三族同根、一脉相承。

2

东胡的解体与匈奴的沉浮

称宇文部源自匈奴,在正史中有明确记载。《后汉书》载:“和帝永元中,大将军窦宪遣左校尉耿夔击破匈奴,北单于逃走。鲜卑因此转徙据其地,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,皆自号鲜卑。鲜卑自此渐众。”这就涉及到匈奴与鲜卑之间的一个复杂话题,即:匈奴族与鲜卑前身东胡族曾是草原上的并峙双雄,先是匈奴吞并了东胡,待匈奴兵败远遁后,由东胡分出的鲜卑又吸纳了匈奴余部,如宇文部,可谓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能征惯战的匈奴武士(资料片)

具体而言,鲜卑源于东胡族,但东胡不是一个具体的部族,而是大约从周代起一个分布于匈奴以东(今内蒙西拉木伦河流域一带)的松散的部落联盟。春秋时期,东胡居住在燕国北部,司马迁所着《史记》载:“燕北有东胡、山戎。” 战国时期,东胡居住在燕国和赵国北部,这一时期,东胡最为强盛,号称“控弦之士二十余万”,曾多次南下侵入中原,赵、燕两国也纷纷反击,如赵国名将李牧、燕国名将秦开,都曾痛击过东胡。燕国还曾修筑长城防御东胡,《史记》载:“……燕亦筑长城,自造阳到襄平。置上谷、渔阳、右北平、辽西、辽东郡以拒胡。”这表明,东胡势力一度扩张至燕长城以南千余里,为秦开所破后,才北撤到燕长城以北即今赤峰以北地区。从时间及地域上,与东胡相对应的考古文化是夏家店上层文化,夏家店上层文化是亚博在线娱乐手机版--任意三数字加yabo.com直达官网北方青铜时代晚期的考古学文化,其年代为“接近晚商或不晚于西周早期”到战国中期前后。从考古资料来看,夏家店上层文化是半农半牧经济类型的文化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西汉时期的鲜卑、匈奴活动区域分布图(资料片)

西汉初,东胡王闻听匈奴冒顿单于杀父(头曼单于)自立,于是遣使至匈奴,向冒顿索取头曼单于生前所有的千里马及单于的阏氏(yān zhī,汉时匈奴王正妻的称号),冒顿单于皆应允,但当东胡王得寸进尺索要两国交界处的一块千里弃地时,冒顿单于却突然翻脸,率军发起攻击,东胡王猝不及防,身死国灭。东胡族由此分为三支:一支入匈奴,一支为乌桓,一支称鲜卑,当时的鲜卑人口约为三、四十万。

汉和帝刘肇(公元79年―105年)在位时,东汉王朝向长期威胁自己的匈奴国发起了最强劲也是最致命的反击,《后汉书·卷十九·耿弇(yǎn)列传第九》载:宪(窦宪)复出河西,以夔(耿夔)为大将军左校尉。将精骑八百,出居延塞,直奔北单于廷,于金微山斩阏氏、名王以下五千余级,单于与数骑脱亡,尽获其匈奴珍宝财畜,去塞五千余里而还,自汉出师所未尝至也。乃封夔粟邑侯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东汉名将耿夔痛击北匈奴,迫其西迁入欧(资料片)

3

匈奴西迁 引发欧洲大变局

经此一战,匈奴国分崩离析,南匈奴内附汉廷,北匈奴则退出漠北高原,历经13个阶段,逐步西迁至今俄罗斯、欧洲的顿河、多瑙河流域,从乌尔丁大单于到有“上帝之鞭”之称的阿提拉大单于,西迁的匈奴族以南俄罗斯大草原为基地,不断对罗马帝国发动战争,一直打到西罗马国都(今意大利罗马),彻底改变了当时整个欧洲的种族分布与政治版图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率大军打进西欧,引发欧洲民族分布大变局的匈奴阿提拉大帝(资料片)

因匈奴的西迁,中欧的匈牙利初现国家雏形;在北欧和东欧,盎格鲁撒克逊人为躲避匈奴人,逃亡到英伦三岛,这便是今天英国人的先祖;为匈奴所逼,祖居多瑙河流域的西哥特人无奈向西罗马腹地进军,并于公元410年攻陷西罗马首都罗马,西罗马帝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;到了公元476年,以日耳曼雇佣军为代表的饱受匈奴摧残被迫西迁的蛮族,攻占了罗马城,俘虏了年仅六岁的末代皇帝罗慕洛,西罗马帝国自此灭亡,标志着欧洲封建时代的开始。

4

融入鲜卑 匈奴改头换面

留在亚洲的匈奴人,约有十余万落,以每落五人计算,约有六十万人,这些未随匈奴王西迁的匈奴人开始东迁,逐步融入了鲜卑族,使当时仅有三、四十万人的鲜卑族暴增至百万余众,这其中,就包括后来纵横辽西、称霸中原的宇文部。

不过,当时并没有“宇文鲜卑”这一专指说法。东汉桓帝(147年—168年)时,鲜卑族杰出领袖檀石槐统一鲜卑各部时,“南钞缘边,北拒丁零,东却夫余,西击乌孙,尽据匈奴故地,东西万四千余里,南北七千余里。”,他将其地分为中东西三部,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,接夫余、貊为东部,二十余邑,其大人曰弥加、阙机、素利、槐头等,为大帅;从右北平以西至上谷为中部,十余邑,其大人曰柯最、阙居、慕容等,为大帅;从上谷以西至敦煌,西接乌孙为西部,二十余邑,其大人曰置鞬落罗、日律推演、宴荔游等,皆为大帅,这些部族皆归檀石槐管辖。由这段记载可知,当时已出现了慕容鲜卑,却无宇文鲜卑的踪影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由匈奴、东胡混血产生的”宇文鲜卑“,从其诞生之日起便骁勇善战(资料片)

客观而言,鲜卑人口经过多次扩大,其组成成分相当复杂。到了魏晋时期,鲜卑族已成为以东胡族为主源,还包括以匈奴、拓拔、丁零、乌桓、汉人等族在内的多源民族的聚合体。而在檀石槐整合鲜卑族之后才崭露头角的宇文部,应该是一个东迁匈奴与鲜卑各部,乃至与更晚融入的室韦、回鹘等族通婚融合后形成的新民族,它崛起稍晚,但很快便在由辽西至中原的华夏大地上,掀起了一场跨时百年的“宇文风暴”!

5

一战慕容 宇文惨中“反间计”

宇文鲜卑正式亮相于东汉末年,他们活动在今内蒙西拉木伦河与今辽宁大凌河两大水系之间(也有说法称在今内蒙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之间)的地域,古称“紫蒙川”。当时,扬名北方特别是东北地区的鲜卑部族主要有四家:慕容鲜卑、拓拔鲜卑、宇文鲜卑、段氏鲜卑,仅就宇文鲜卑而言,该族与拓拔鲜卑友好往来、互通婚姻,但与近邻慕容鲜卑却势同水火,不同戴天!慕容、宇文两族间矛盾横生、征伐不断,宇文氏首领宇文莫圭、宇文逊昵延、宇文乞得归、宇文逸豆归(也称宇文归)皆为慕容所败,两家最激烈的武装冲突有三次,最终,宇文各部被威猛慕容逐个消灭、打散、收编、同化,这为日后西魏、北周乃至契丹辽的崛起,埋下了深远的伏笔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慕容鲜卑将士使用的铁兜鍪(张松翻拍)

宇文、慕容间的第一场大战,爆发于东晋太兴(319)年间,宇文鲜卑首领被时任平州刺史、东夷校尉的崔毖挑唆,贸然寻衅,结果在棘城之战中被正值鼎盛期的慕容鲜卑打个落花流水,损兵折将丢尽颜面。

当时,崔毖自以为在中州享有声望,坐等因中原动乱而被迫逃亡的士民来附,但此人假仁假义、徒有其表,完全没有慕容鲜卑掌门人慕容廆的人格魅力与办事魄力,所谓“有比较才有鉴别”,对此心知肚明的中原百姓、士大夫纷纷归附慕容廆,行至崔毖地盘每每绕道而过,这令极好面子的崔毖自然大为光火。

崔毖虽恼怒,但深知不敌能征惯战的慕容廆,怯于明斗,便使阴招,他暗地游说高句丽、段氏和宇文氏,约定翦灭慕容廆后,共同瓜分其辖地,自己藏身于后,唆使三家打头阵,这其中,利令智昏的宇文鲜卑带兵将领宇文悉独官表现最积极,付出的代价也最惨重。

公元319年十二月,宇文氏、高句丽、段氏合兵攻击慕容鲜卑的都城棘城(地处今辽宁北票章吉营子三官村),三国联军几十万人马,将慕容国都围个水泄不通,自以为人多势众、胜券在握,何曾料到即将大祸临头!

慕容廆见敌势大,紧闭城门严防死守,待敌锐气消磨后,巧施攻心计在联军中钉了个楔子,举手之间便瓦解了三国联盟。慕容廆采取的办法很简单,他专门派使者带着牛和酒犒劳宇文氏,却不理高句丽与段氏鲜卑,而且故意搞得大张旗鼓,唯恐世人不知。宇文悉独官不知是计,误以为慕容服软,对慕容廆送上的礼品照单全收,且洋洋得意,更加目空一切,完全不顾另两家的感受。高句丽与段氏见状,自然怀疑宇文氏与慕容廆间达成不可告人的交易,唯恐宇文、慕容联手反咬自己一口,于是各自撤兵,留下宇文一家独抗慕容,慕容廆不费吹灰之力就断了宇文羽翼。

按常理,三家变一家,宇文鲜卑也该及早收手,不吃眼前亏,但宇文悉独官自信麾下士卒数十万,连营四十里,凭一家之力即可消灭慕容。盟友退兵在他看来不仅不是坏事,反而是好事,这样他就可以独吞慕容氏、包圆战利品,何乐而不为?

最后的战局是,慕容廆与其子慕容翰里应外合,将麻痹大意的宇文鲜卑打得狼奔豕突,宇文悉独官只身逃脱,慕容廆尽获其众,连宇文鲜卑的传家之宝“皇帝玉玺三纽”都被慕容缴获,经此一战,慕容鲜卑迅速坐大,而一度强势的宇文鲜卑则江河日下,颓势难挽了。

6

二战慕容 宇文躁切致败

宇文、慕容间的第二次激烈交手,在东晋太宁元年(323年)四月。当时,羯族人石勒在中原创建后赵,派使臣前往辽西结好慕容廆,但慕容廆臣服于虽南渡偏安、却代表正朔的东晋王朝,与趁乱自立的后赵分属两大敌对阵营。为表忠心,慕容廆将后赵使扣留,押赴东晋国都建康(今江苏南京)斩首示众,慕容辱赵,石勒大怒!但后赵当时正与东晋争锋,若再与慕容交兵,势必腹背受敌,石勒被迫忍耐,徐图复仇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南北朝时代,鲜卑武士使用的铁剑(张松翻拍)

公元325年二月,后赵皇帝石勒为报慕容之仇,想出一条借刀杀人、隔岸观火的诡计。他了解到,宇文、慕容有隙,便给当时的宇文部首领宇文乞得归封官加爵,但这个官不是白封的,条件是宇文部必须派兵攻击慕容廆,石勒答应为宇文乞得归站脚助威。

六年前惨败棘城的宇文鲜卑时刻不忘复仇,如今有强大的后赵为援,后顾无忧,于是重整旗鼓,再度向仇家慕容发起攻击。慕容廆见状立刻做出相应部署,以辽东相裴嶷为右翼,慕容仁为左翼,令世子慕容皝及索头、段国两部为中路,分三路迎击宇文进犯之师。

宇文乞得归占据浇水抗拒慕容皝,派宇文悉拔雄抵御慕容仁。宇文悉拔雄就是此前兵败棘城、愤而身死的宇文悉独官的儿子,悉拔雄国仇家恨集于一身,复仇心切以致心神俱乱,被以逸待劳的慕容仁击败斩杀,宇文家族旧仇未报又添新伤。

见慕容仁得手,慕容皝立刻发起攻击,宇文乞得归大败,仅以身免。慕容军尽获宇文氏库藏及数以百万计的畜产,数万民众归降,此战惨败,宇文氏元气大伤,再无翻盘机会了。

7

三战慕容 宇文一败涂地

宇文与慕容间的最后一场恶斗爆发于东晋建元元年(343年)。此时,慕容氏击败了中原强国后赵,迁都龙城(今辽宁朝阳),自立为王的慕容皝雄踞东北意图中原,入关前必须扫灭所有敌对势力,以安固后方,而屡遭重创却依旧苟延残喘的宇文政权,自然成为慕容燕国的重点打击对象。

准备停妥后,燕王慕容皝挥师北伐,征讨宇文鲜卑部,俘虏了其相国莫浅浑的全部兵马。为抗衡慕容燕国,走投无路的宇文氏首领宇文逸豆归(也称宇文归)率部彻底投靠慕容死敌后赵,这更加刺激、强化了慕容皝“不灭宇文不罢休”的战争意志。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十六国时代的慕容、宇文两大鲜卑族群间长达数十年的辽西之战,深远影响了中华历史进程(资料片)

东晋建元二年(344年)一月,慕容皝亲征宇文逸豆归,百战百胜的名将慕容翰出任前锋。当慕容翰率军接近宇文逸豆归的南罗城时,宇文逸豆归命大将涉夜干率军反击,慕容翰身先士卒,在另一名将慕容恪的协助下,斩杀涉夜干,一举击溃宇文部,宇文逸豆归远遁漠北。

燕王慕容皝到达宇文都城后,下令把宇文氏的牲畜财物全部拉走,将其遗剩的五千余落(近三万人)迁到前燕腹地昌黎,又在原宇文氏的统辖区设榆阴、安晋两城,派军驻守。

8

蛰伏百年 宇文再度崛起

自此,在辽河流域的历史舞台上,宇文氏谢幕退出,但这只是暂时的隐忍蛰伏。191年后,进入中原的宇文氏把持了西魏政权,随即建立了强大的北周。572年后,已演化为契丹族的宇文鲜卑崛起松漠之间,再度跃马辽河,并缔造了风华绝代的大辽王朝!

下期预告:被辽西慕容打垮的宇文鲜卑,经数百年卧薪尝胆再度崛起,此时他们改头换面,易名”契丹“,并称其始祖为”奇首可汗“。奇首可汗是谁?他有着怎样的神秘身世呢?

“大辽后人”在辽宁文恶斗燕慕容

相关内容